個人檔案  

 蘭大衛
 梅鑑霧
 連瑪玉
 魏克思
 魏海倫
 蘭大弼
 高仁愛
 盧加閔
 周金耀
 甘饒理
 謝緯
 杜雪雲
 藍瑪烈
 巫瑪玉

高仁愛
 高仁愛
  DR. JEAN (Connan) MURRAY LANDSBOROUGH, M.B.,
 個人檔案
 個人簡介
 Photo
 相關著作
 備註
 

個人檔案
願成為耶穌醫治之手的基督徒--高仁愛醫師
前院史文物館長 陳美玲
2月18日甫自加拿大溫哥華休假歸來,接到了蘭院長自英來信,這已是他自院慶大典返回英國後的第二封信了,老人家在字裡行間對於此次回來彰化參加彰基百週年院慶及接受李總統授勳等活動,仍沉浸在興奮的回憶。的確在他年老平靜的退休生涯,這一連串高潮迭起的慶祝活動真的是帶給他回味無限,也讓他重溫過去生命裡許多不可分割的人與事,緬懷過去的歷史,他們父子兩代、婆媳共四人用生命寫下了彰基輝煌的史頁,在幾乎快被遺忘的時候,趁著百週年院慶活動,人們再掀起了記憶的門簾,共讀過往的歷史,也共同感念宣教師們所付出偉大的愛。

蘭院長的信裡,可感受到他本人仍帶著許多美好的記憶,但在信的背後,隱約可尋到一絲絲的傷感和遺憾,在他連串的榮耀和快樂當中,缺少了伴他一生的愛妻--高仁愛醫師的共同參與,可想見他的孤單和寂寞,我常想倘若高醫師仍在世的話,此刻在倫敦鄉間的小屋裡,一定有更多的話題和回憶環繞著他們,也讓他們和這塊土地上的人民永遠緊緊的連繫在一起。

在彰基的百年歷史當中,兩代蘭醫師夫婦所留下的佳美腳蹤,印證及寫下了整部彰基的醫療宣教美史。蘭氏家族中的四位成員包括蘭大衛醫師、連瑪玉女士、蘭大弼醫師和高仁愛醫師,四位對咱台灣人的貢獻,也都具有其個別的地位與價值,但是在一般人中對老蘭醫夫婦的尊敬及對小蘭醫生的認識了解,遠遠超過了那位一直默默在旁付出與協助的蘭醫生娘--高仁愛醫師。1980年小蘭醫生在退休離台前夕的一段肺腑之言,更道盡了高仁愛醫師平凡中偉大的一面,他說:「在我煩重工作的壓力之下,內人--仁愛,每天所給予我的情誼和精神上的支持,成為我不能缺少的幫助,而我虧欠於她的,卻是非語言所能道盡。」對於一向謙虛,不諭揚自己人的口中,蘭醫生這一段謙仰與深情的謝意,也正說出了高仁愛醫生一生充滿信德、智慧、仁愛的基督徒典範,她是位好媳婦、好妻子、好醫生、好媽媽和好老師,在彰基的二十八年歲月裡,她一直扮演她的好角色,也一直默默的支持蘭院長一生事業的偉大貢獻。

高仁愛醫師(Dr. Jean Murray Landsborough)生於1920年9月1日,父親是位公共衛生醫師,在戰爭時,任職相當於地方的衛生院長,在貧窮與戰亂中乃十分注重北倫敦地區的醫療、保健工作,他的公共衛生概念與行政工作深深的影響著高醫師,因他自父親身上體會到透過當醫生才能真正實際予人幫助,並且學到了預防醫學的重要,特別後來在彰基28年的社區公共衛生工作,相信除了神的愛在她身上不斷的作工外,父親早年所播下的助人種子及公衛概念,她將它深植於心並帶來台灣生根發芽。

高醫師自小反應機靈,工作敏捷,特別喜愛文學、藝術、歷史,對聖詩與聖經故事有很深入的研究,在倫敦大學女子醫學院畢業後,正值戰爭,她當了兩年的住院醫師,並曾開業,在這當中,受到了阿姨--杜雪雲姑娘(曾來過台南長榮女中教書)和其父親一生想要當醫療傳道者的影響,她逐漸想立志當一名「宣教醫師」,受此呼召,主動寫信給初任宣教醫師的蘭大弼醫師。彼時蘭醫師正返英國,他回了一封相當長又很深入的信,說明他個人對宣道的看法,接到信後,她很興奮,旋即自倫敦南下赴風光明媚的紅丘鎮,拜訪老蘭院長夫婦和蘭大弼先生,他們一起喝下午茶,也談了許多,很快的這一對熱心又愛主的青年,墜入了情網、愛情的滋潤,更加深了動機與加快腳步,高仁愛醫師積極的向「英國長老教會海外宣道會」提出申請,並接受了三個月聖經訓練和熱帶醫學的一些訓練。當一切裝備都陸續完成後,她們的愛情也正完全成熟美滿,兩人於1947年6月14日在倫敦結婚,九月底離開英國一齊前來中國福建的泉州。

在泉州惠世醫院約二年的光景,那是高仁愛醫師一生中不尋常的經驗,這是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炎熱的氣候有別於溫暖潮濕的英國,擁擠的人潮,完全陌生的語言,生活上諸多的不便,沒自來水,供電不足,交通也極不方便,生活極其貧窮簡樸,有許多熱帶疾病,和許許多多的傳染病,如傷寒、結核、腸疾,有時甚至還可看到被老虎咬傷的病人,醫院建築、設備都很落後,雖處在如此不方便的地方,高醫師常說:泉州惠世醫院的經驗是神給他們的特別禮物,因為他們用年輕幹勁和無比愛的熱忱領著全體員工們一一克服,在那裡高醫師也學習了解這神秘東方古國的人、事、物。那是一個全新的認識和了解,文化、社會風土民情、生活習慣的差異極大,她得試著去學習完全的接納和了解及無限的包容。蘭院長因自小在台灣出生、長大,語言對他來說毫無問題,而高醫師得重新學習這不同腔調,不同音階,也有不同意思的泉州話,由於她聰慧過人,又有語言天份,不久即能自由與人溝通,然而好景不常,1949年8月底因解放軍進入了泉州巿,情況完全改觀,1951年被迫懷著極其悲傷的心情離開了泉州,回到英國。

在英國這段期間,他們感謝上帝的恩典,領養了一對雙胞胎兒子--約翰和大衛(幾年以後,他們又在英國孤兒院領養另一女孩叫雪雲)。1952年一家四口,來到了台灣,在彰化基督教醫院,開始了他們另一階段的醫療傳道生涯。來台的第一年期間,高仁愛醫師在家學習如何照顧小孩、上街購物和認識人,剛學的泉州腔與夾著許多「日本語化的台語」,有相當大的差距,也造成生活上許多的不便,好在高仁愛醫師有語言天份,不到一年光景,就將泉州土腔完全改過來。

戰後的彰化基督教醫院,在百廢待舉中,極待投入更多的財力、物力和人力,因著醫院的需要,高仁愛醫師開始由半天到醫院上班,到後來的全時間上班,她創立了彰化基督教醫院婦產科,曾有一度彰基的婦產科是中部首屈一指,除了婦產科醫務工作外,高仁愛醫師更發展公共衛生,帶領著醫護人員到山上原住民社區,到貧脊的海邊討海人社區到鄉下等地去作巡迴義診及衛教工作,民國五十年代,彰基的公共衛生,特別在婦女節育教導的家庭計劃與癌症預防檢查工作,曾是台灣公衛的先驅。

我與高仁愛醫師曾有相當長的時間一齊工作,在他們退休返英後,我因到倫敦醫院受訓幾個月,有幸和他們住一段時間,那真是一段快樂、美好的回憶。每憶及她的為人、處事與信仰,常常給我很大的鼓勵,與學習的榜樣。她給我最深的印象裡有:
高醫師是一位信仰十分美麗、敬神、也愛人的一位好基督徒,在他們居住南郭的時候,她開放他們家長期接納鄰居的小孩,有唱歌、講故事、作遊戲,甚至還為這些小朋友準備麵包、餅干,曾有一位已當母親的記者朋友告訴我說:小時候許多同伴一生中第一塊麵包或餅干是在姑娘樓蘭醫師家吃的。她非常注重主日學教學,後來他們的野外禮拜發展到成為蘭大衛紀念教會,有機會和高醫師一齊教主日學,印象最深刻的是一次高醫師在和我們這些老師們分享教學心得時,一再提到不可用「騙」囝仔的心情來說故事或帶小孩,她尊重每個人,其至小小孩,為了故事的精彩性,我們得常和高醫師一齊作布袋偶演布袋戲、作風箏。因她講聖經故事表情豐富、生動扣人心弦,最記得我小女兒怡真五歲的時候曾是高醫師的主日學學生,有天自教會回來,女兒告訴我說:媽媽那個耶穌教我畫圖,耶穌也教我唱歌,還手舞足蹈起來。大女兒問妹妹說:你說的是那位耶穌啊?搞了半天才知小女兒心中認為高醫師就像家裡照片的耶穌是一樣的,好一個純真的童言童語。後來我將這件小插曲和高醫師分享,高醫師笑著告訴我說:「但願我們都學習在日常生活中有耶穌的形象。」



2010 © 本網站內容為財團法人彰化基督教醫院所有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