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膚之愛事蹟  

醫學典籍
 蘭大衛醫師遍查醫學典籍,由此書上得知皮膚移植手術
  書  名:THE OPERATIONS OF SURGERY
作  者:R.P. ROWLANDS, M.S.Lond., F.R.C.S.Eng.
出版年代:西元1915年
使 用 者:蘭大衛醫師
周金耀與蘭大衛醫師、洪大中醫師和當時的二位護士合影
 1928年
  此張照片左側病床上右腿包紮紗布之病童即是當時動完手術後之周金耀與蘭大衛醫師、洪大中醫師和當時的二位護士合影
周金耀小朋友與烈以利姑娘合照
 1928年
  周金耀小朋友(13歲) 與 烈以利姑娘
  First skin graft patient in Taiwan (1928).
周金耀小朋友與 連瑪玉女士合照
 1958年
  周金耀牧師 與 連瑪玉女士
李石樵名畫
 李石樵名畫 -- 蘭大衛醫師皮膚移植手術
(現保存於高雄醫學院)
杜聰明博士請蘭醫生媽向高雄醫學院學生現身說法
 杜聰明博士請蘭醫生媽向高雄醫學院學生現身說法
油畫 -- 切膚之愛
 油畫 -- 切膚之愛(柯成國教授,2002年繪)
  A painting depicting that first skin graft.

NOTE: Mrs. Landsborough gave her skin for the procedure. Although it failed, the boy said that the skin may not have healed his leg but it healed his heart.
劉銘侮先生之寶名陶(交趾陶) -- 切膚之愛
 劉銘侮先生之寶名陶(交趾陶) -- 切膚之愛
(現保存於彰化基督教醫院)
林信儀先生不鏽鋼雕刻 -- 切膚之愛
 林信儀先生不鏽鋼雕刻 -- 切膚之愛
(現保存於彰化基督教醫院)
切膚之愛事蹟
一則感人肺腑的真實故事 切割皮肉救治病童周金耀

一九二八年,在彰化發生了一則感人肺腑的故事.....在周金耀牧師的童年時代,曾蒙彰化基督教醫院創院院長蘭大衛醫師親自動手術,切割自己妻子連瑪玉女士的皮肉,救治十三歲的他,使他脫離生命險境。

小時後的周金耀原是彰化伸港鄉泉州厝蘇家的第三個兒子,出生後不久,一位算命仙來到村中,族人請他算命,這位算命仙看到了年幼的金耀,告訴家人這小孩命中注定需要過繼給別人,以後才會出類拔粹,蘇家父母始將還是嬰孩的金耀過繼給同村的周姓夫婦,周家無子嗣,對金耀視如己出,並且主動拿出四十元給蘇家當謝禮,然而蘇家人不敢收,害怕被當是在買賣孩子,按當時教師的每月謝禮是二十元到三十元,而周金耀的養父母這一方,也害怕蘇家人那天反悔又將孩子抱回,所以執意給蘇家錢。

周金耀十三歲時(西元一九二八年),就讀於埤子墘公學校五年級。有一天在門庭行走時,不慎被石頭絆倒,跌傷右膝蓋關節部份,傷勢原本並不嚴重,僅外傷破皮擦傷。

翌日他又步行四台里上學,四至五天之後,因傷口細菌侵入,漸漸浮腫化膿,隱約作痛。養父周益用髮油和草藥為他治療敷傷,但傷口越來越惡化,終於發炎腫脹。後來又求道問佛,由道士施行法術,並以符法治病,結果不但沒有絲毫奏效,反而變本加厲,發炎中毒、嚴重惡化了。

如此拖延了二十一天,周父的辦法用盡了,在不得己的情況下,遂背著周金耀前往彰化求醫。首先由中醫師楊棕先塗藥粉,但仍然沒有效果。

有一天,周金耀坐著轎子,由養父領著,走到了彰化北門鐵路邊時,遇見一位老人,老人勸他說:最好去找西門的蘭醫生。

於是,他們前往彰化蘭醫館求醫。烈以利姑娘馬上泡一桶消毒藥水給周金耀浸濕消毒腿部。當時蘭醫生夫婦赴中國大陸山東省煙台探望在當地讀書的兒女。

周金耀住進醫院,延至三日後始由文輔道醫師施行外科手術,割除陳舊之肉芽組織。當時參與外科手術的尚有中國籍林安生醫師、洪大中醫師等。

經過三個月的細心治療。同年九月初,蘭醫生攜眷返彰化,周金耀開始接受蘭醫生的治療。療養中,蘭夫人(連瑪玉女士)每天花一段時間教導周金耀讀聖經、幼稚課本、真道問答、訓蒙淺說等,偶而亦教導他唱詩歌和編織毛線,來減輕他長期住院的痛苦與悲傷。

但不幸的,周金耀雖入院被細心愛護和長期治療,但傷口延爛長一台餘尺,很難再生出新皮膚,甚至深恐併發成骨膜骨髓炎,以致於難逃截腳手術的命運。

有一天,蘭夫人悉知周金耀病況,若不及時施行手術,恐有生命之慮。蘭夫人心情焚急,遂與蘭醫生商確用何方法,可早日治癒周金耀的病症。

蘭醫生回答:醫典上記載有一植皮手術,或許是治癒此症狀的唯一希望。但是,這種手術要割切其他部份的生皮膚,然後補到患部,使其再生新皮膚。蘭醫生又說:這種移植補皮的手術,只是書本上的理論而已。

蘭醫生心想,周金耀的身體虛弱,不得再割下其他的皮肉。若割養父周益的皮膚,則他需長期療養,周金耀又缺人看護;若割烈以利小姐的皮,其職務繁忙,手術後休養期間,其職務又無人接替。

蘭醫生雖想盡方法想要治周金耀,但卻愛莫能助。蘭夫人於心思用盡時,心中忽受感動而有領悟:「耶穌基督被釘在十字架上,是為愛世人的緣故,他甘心為人流血捨命,我們實無報答他大愛的萬分之一」。頓時,蘭夫人很懇切的向其夫蘭醫生建議說:「假使割下我的皮膚,補到金耀的患部,可以治癒他的病體嗎? 」

在無從選擇的情況下,蘭醫生終於同意夫人的想法,夫妻商量結果,下定決心,決定為周金耀實行這道割皮補皮的移植手術。

進行手術的當天,醫院中上下人員都很緊張,尤其擔任這次史無前例手術的蘭醫生。這種手術在一九二八年代的醫療技術上,還是一件罕見手術。

據後來成為名牧師的周金耀回憶說:因為當時的醫術並不發達,動手術之時,麻醉藥力不足,我忽於麻醉中甦醒過來;並親眼瞥見蘭醫生正在動手術,開始切割也被麻醉中的蘭媽媽腿部皮肉,當時我有如觸電一般的震駭!這時我纔想起,當天蘭媽媽說要割皮膚補給我的事竟是真的。動手術前我完全不知此事,我是在不知不覺中被麻醉的。又說:雖然那割下的四塊皮肉,並未補在我身上(按:該次手術並沒有成功,隔幾天後皮膚脫落)但是,這個印象卻深深地烙在我的心靈上,使我深受感動,一生無法忘懷。

移植手術的經過是這樣的:蘭醫生對周金耀施以氯仿(Chlorotorm) 全身麻醉,清除腿部陳舊肉組織。然後蘭夫人在鄰側手術檯上,亦施行全身麻醉,蘭醫生開始動手術割夫人的右大腿皮膚四片(每片約一吋寬三吋長),然後移植在周金耀的右腿創口上。補皮手術後,以金屬線網貼布覆蓋之,經過四天之後,所種植皮膚片的周圍變成血餅樣的物質,終至脫落。後來蘭醫生等人會同推理結果,認為所植皮膚片的面積過大,所以改變方法,經過一個月之後,採取周金耀自己左大腿很少部份的皮,以細片撒播於創面,該細小片皮膚逐漸生長起來。經過四個月之後,又施行第二次植皮手術。經過一年之後,創口始得療癒。

隔年三月,周金耀獲蘭醫生夫婦的鼓勵和資助,考進台南長榮中學就讀。周金耀於中學畢業後,因立志獻身傳道,後進入台南神學院深造。日後成為台灣名牧師,歷任高雄鹽埕教會牧師,彰化基督教醫院董事,台南神學院董事長,台灣長老會總會議長等職。

~ 這是一件極不平凡愛的故事 ~ 一位仁慈的醫生,親自動手術割除自己妻子的腿部皮膚,來救治一名垂危病重的異國兒童。

「切膚之愛」它已成為醫界的典範。

2010 © 本網站內容為財團法人彰化基督教醫院所有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